底比斯与雅典和斯巴达关系的演变:底比斯斯巴达

  摘要: 关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研究,国内外多数学者都将重点放在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诚然,雅典和斯巴达是战争的主要参与者和决策者,理应得到学术界的较多关注。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忽略诸如底比斯、科林斯等次等强邦在战争过程中的作用。底比斯作为伯罗奔尼撒同盟的重要一员,在战争前后的对外政策,特别是与雅典和斯巴达关系的变化,将引领我们从一个崭新的视角对伯罗奔尼撒战争乃至整个希腊城邦之间关系的演变进行再认识。
  关键词:底比斯:雅典:斯巴达:演变
  
  一、综述
   作为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几个城邦之一,底比斯加入伯罗奔尼撒同盟。而同盟中的斯巴达自恃国力强盛,几度以牺牲同盟城邦的利益来扩展自己的势力,所以底比斯与斯巴达之间不可避免的会有很多矛盾。但是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底比斯站在斯巴达一边积极对抗雅典。事实上,底比斯与雅典之间存在更为严重的冲突。19世纪英国外相哈默斯顿说:“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条“敌友定律”同样适用于古代希腊世界,随着雅典和斯巴达以及底比斯内部矛盾力量的不断发展变化,三个城邦之间“盟友仇敌”的位置也随之转变。希腊城邦之间合纵连横的历史精彩纷呈。
  二、历史上的恩怨
  (一)希波战争中的“伪军”
  由于地理和政治制度的原因,底比斯在历史上一直受到雅典的压制。普拉提亚决战中,底比斯人作为波斯的“仆从军”,“在波斯人手下的希腊人中,他们是唯一效死力的部队。他们一直坚守到最后,到全线溃退时他们也才败逃回波奥提亚。甚至他们的一支骑兵支队在主战场失败后,还抓住了希腊同盟军一支莽撞追击的部队并将其击溃[1]。”?不过这种表现对大局没有任何帮助。
  波斯人败逃了,底比斯高大坚固的城墙也挡不住希腊人的怒火。不消说,雅典人在战后力主严惩底比斯。以斯巴达为首的希腊同盟联军很快包围了底比斯并开始围攻。几天之后,底比斯人同意和谈。他们把一些亲波斯的贵族首领交给了希腊联军。这些人没有得到辩护的机会就被送去后方处死了。不过雅典人要求的远比这多,他们希望能彻底毁灭底比斯,至少是要拆除他的城墙。斯巴达人这时出面干预了,他们感觉到雅典正在慢慢崛起,处于势力平衡的考虑,斯巴达人需要留下一个强大的底比斯制衡雅典。最终,在斯巴达人的庇护之下,希波战争之后底比斯没有蒙受更大的灾难。
  三 底比斯与伯罗奔尼撒战争
  (一)对抗雅典的“急先锋”
  “战争第一阶段从公元前431年开始,至公元前421年休战而止。公元前431年春,加入伯罗奔尼撒同盟的中希腊城邦底比斯袭击雅典的盟友普拉提亚,被击溃,雅典随即拘留所有雅典境内的底比斯侨民,战争遂不可避免[2]。”底比斯袭击普拉提亚成为导火索引发了希腊两大势力的决战。在战争中,斯巴达为了集中力量征服不愿自动归附的城邦,逐渐放松了对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控制。底比斯趁机控制了位于希腊半岛中部的彼俄提亚地区的城邦,不断发展壮大起来。由于自身实力的增强,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底比斯逐渐改变完全追随斯巴达的政策,甚至在有些问题上联合科林斯等城邦反对斯巴达。
  (二)由盟友到仇敌的转换
  公元前404年雅典人开城投降,伯罗奔尼撒战争告一段落。如何处理雅典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在对待雅典的问题上,双方的态度是不同的。处于对雅典的仇恨,底比斯和科林斯等城邦都拒绝与雅典达成协议,赞成将雅典毁灭。但斯巴达认为,雅典在过去曾对希腊做出过重大贡献,应该使其继续存在。斗争的结果是斯巴达获胜,底比斯只能无奈地看着看着斯巴达窃取了战争的胜利果实。估计雅典人想不到他们的救星竟然会是斯巴达人。70多年前斯巴达人为了制衡雅典保全了底比斯;现在,斯巴达人为了制衡底比斯,保全了雅典。但是底比斯与斯巴达的矛盾确由此趋于公开化。战争后的斯巴达对外政策步雅典之后日益骄横,对于伯罗奔尼撒内不听使唤的伊利斯等邦大动干戈。此外,还在整个希腊四处安插亲斯巴达的贵族政权和驻军,斯巴达的扩张政策招致了底比斯人普遍的恶感和敌意[3]。而且在争夺小亚沿岸的霸权中直接威胁到了波斯帝国的切身利益。此时恰逢雅典民主派大量逃亡,底比斯人不计前嫌,敞开国门收留了这批他们,为雅典民主政保留了一丝火种。雅典将军Thrasybullus在底比斯人的支援下,重新集合同情民主派的军队杀回雅典。在一番谈判后雅典重新建立了民主政体[4]。第二提洛同盟[5]的成立,雅典的再次复兴也都是在这之后的事情。因此,说底比斯人对雅典有再造之恩也不足为过。两邦从此也冰释前嫌,关系愈发密切。
  (三)奋击斯巴达
  395年波斯总督帕那拔苏派人携巨金收买底比斯、科林斯、阿可斯和雅典的反斯巴达领导人,通告他们波斯即将在海上发动攻势,鼓励他们一道对斯巴达作战,此举点燃了希腊人积压已久的仇视斯巴达情绪,各邦反斯巴达领导人已决意在波斯援助下联手反叛斯巴达霸权统治,这就是古代希腊历史上著名的科林斯战争。公元前387年秋,交战各邦代表被波斯召往首都苏撒,听取波斯王敕令的和约,史称“安塔西达斯和约”或波斯大帝和约。根据和约,所有希腊城邦均享自治,除伯罗奔尼撒同盟外的所有希腊同盟皆须解散,小亚沿岸诸邦则归波斯所有,不守和约者将受到波斯大帝及其盟友的全面进攻。
  《安塔西达斯和约》签订后,斯巴达为了惩罚希腊城邦的反抗行动,继续在希腊各城邦推行寡头政治,更加粗暴残酷地干涉和镇压反斯巴达起义。在这段时间里,整个古希腊陷入了剧烈的动荡中。底比斯在公元前379年冬,民主派推翻亲斯巴达的贵族政权,与雅典再度结盟,在伊巴密浓达的领导下,驱逐斯巴达驻军,恢复彼奥提亚同盟,势力蒸蒸日上,并在公元前371年留克特拉战役中打败斯巴达,结束其长达30多年的军事霸权,标志着底比斯新霸权的崛起。
  注释:
  [1]【古希腊】希罗多德:《历史》,王以铸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年。
  [2] 《世界史》古代史编上卷,吴于廑、齐世荣,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269页
  [3] 陈文兵.古希腊国际体系中的城邦反霸同盟外交[J].东北师大学报,1999.
  [4] 史海青.试论雅典党争[J].固原师专学报,1994
  [5] 又称第二次雅典海上同盟
  
  作者简介:李争 男 河北大学历史学院2011级世界史专业研究生